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516棋牌游戏中心 > 发起进攻 >

内蒙古冰火两重天

归档日期:09-22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发起进攻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狭长的边界结构,让它横跨东中西三大地理板块,东接东三省,西接甘肃。这种空间跨度,加上资源型省份的特征,让它和西部各省又像又不像,有一定的经济联系但又不那么紧密。

  身处经济整体落后的西部,内蒙古的人均GDP却在2012年就突破1万美元。

  什么概念呢?我们以2016年的数据为例,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的地区一共9个,除了内蒙古,以及北京、天津和上海,剩下的全都是经济发达的东南沿海省份。就连广东,人均GDP也没有内蒙古高。

  作为一个非典型的西部自治区,内蒙古还一个特点是,首府(省会)特别弱,在全区只能排第三的位置,与西部地区一城独大的普遍规律相反。

  2017年,首府呼和浩特的GDP是2743.72亿元,而包头是2753.03亿,经济体量最大的鄂尔多斯,则有3579.81亿。

  不过论经济走势,内蒙古倒是与很多西部地区相同。过去二十年,内蒙古和重庆、贵州等地一样,经济增长处在全国领跑的水平。在增长最迅猛的2005年,内蒙古的经济增速达到惊人的23.8%,此后两三年,也都维持在接近20%的水平。

  随着全国经济放缓,内蒙古快速跌入低潮。在重庆经济减速的2018年上半年,内蒙古的经济增长也只有4.9%,比全国水平低1.9个百分点,变成全国倒数。

  经济转型的压力下,产业结构的不合理被放大,高开低走,大起大落并不意外。不过内蒙古这种波动,还有一个非结构层面的重要原因,挤水分。

  今年1月,继天津、辽宁之后,内蒙古“自曝家丑”:自治区政府财政收入虚增空转,部分旗区县工业增加值存在水分,一些地方盲目过度举债搞建设。

  经济数据注水主要是针对2016年。根据统计公报,当年的财政收入为2016.5亿,比上年同口径增长7.0%。而经过审计核算,内蒙古调减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30亿元。调减部分占比达到了26.28%,调减后的实际收入为1486.5亿。

  至于工业增加值,2016年公报显示,全年全部工业增加值为7758.2亿,调减部分达到了2900亿,占比37.38%。这一年内蒙古的GDP是18632.6亿,调减部分在GDP的占比也有15.56%。所以2016年的线%的官方数据,还要低不少。

  2016年挤水分,直接影响到了2017年的经济数据。2017年,内蒙古全区的GDP是16103.2亿元,比2016年统计公报上的总量少2529.4亿。扣除注水的部分,去年的增速是4%,是这二十年来内蒙古经济增长最慢的一年了。

  在挤水分的同时,内蒙古也在叫停过度举债的项目,所以虽然起点更低了,但去年的数据同样不太好看。过去一年,其二产增加值是6408.6亿元,实际增长只有1.5%;固定资产投资也出现下滑,比上年下降6.9%。

  低迷的势头延续到了今年上半年,GDP增速为4.9%,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为5.8%,都处于全国垫底的水平。联系到十年前其火箭般的经济增速,这种落差堪称断崖式的。

  挤水分、降负债,内蒙古各市区基本都被波及。下面是2017年各市区生产总值排名:

  对比2016年,去年内蒙古各地经济数据都大幅下滑。降幅最严重的通辽,生产总值从1949.38亿降到只有1222.62亿。降幅最小的是首府呼和浩特,但也有13.55%。

  挤完水分,数据出现下滑很正常,不过今年上半年,这种全面下滑的势态也没有收住:

  上半年的名义增速,保持正增长的,只有呼和浩特,其他所有城市,相对于2017年上半年同期都是负增长。降幅最大的还是通辽,上半GDP只有513.4亿。按照这个增速,全年的体量可能只能勉强突破千亿。要知道前一年挤水分之后,通辽的GDP好歹也有1200多亿。

  独特的地理结构,导致内蒙古的人口分布相对均衡。2017年末,第一大城鄂尔多斯常住人口是206.87万;呼和浩特是311.48万;包头是287.77万;人口最多的赤峰为431.8万。

  人口不过百万的地区有两个,分别是乌海市,56.11万人;阿拉善盟,24.8万人。除了这二者之外,其他地区都在100到400万人之间。

  即便从人口上看,内蒙古也不是强省会城市。鄂尔多斯、包头和呼和浩特这三驾马车,基本包揽了全区过半的经济产值。不过正是因为人口分布的均衡,经济产值的高度集中,让内蒙古内部的人均数据,呈现出巨大的鸿沟。

  从前面的图表可以看到,2017年人均GDP,鄂尔多斯毫无悬念的保持领先,达到了173046元。换算成美元,是25630元,这个数据比北京、上海和天津还要高出一大截。

  然而另外两架马车,呼和浩特和包头,分别只有88087元和95668元,只有鄂尔多斯的一半左右。如果引入赤峰、通辽等地作为对比,差距更大。鄂尔多斯的人均GDP是赤峰的接近6倍。

  内蒙古是全国数一数二的产煤大省,其中鄂尔多斯又是资源宝库,已探明的煤炭储量占全国总储量的1/6,在煤炭产业的刺激之下,大量资金流向房地产行业。楼市泡沫那几年,人均几套房,几乎是鄂尔多斯人的常态。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是鄂尔多斯出现鬼城,而不是包头,或者其他城市。

  泡沫破灭后,鄂尔多斯的房价陷入了持续的低迷,直到近几年才开始有所回暖,但当年泡沫最严重的康巴什新区,这两年的经济同样不好过。2018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,鄂尔多斯下面的所有区中,康巴什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,同比下降9.1%,增速全市倒数第一。

  通常情况下,人均GDP跟收入水平成正相关,鄂尔多如此高的人均GDP,收入按说也不会太低,但现实并非如此。

  论居民人均收入,2016年鄂尔多斯还没有包头和乌海高,排在全区第三,与呼和浩特相比也只有微弱的领先优势。这与它的人均GDP水平呈鲜明的对比。

  为什么GDP没有转化为收入?一方面,说明鄂尔多斯的经济结构非常传统,以资源型产业为主,产值高,但利润低;另一方面,鄂尔多斯经济生产能力很强,但市场经济相对太弱,利润的大头被拿走了。

  如果把时间拉长来看,内蒙古已经算经历了脱胎换骨。自治区设立70多年来,内蒙古的三产结构比,从71.1:11.3:17.6演进为8.8:48.7:42.5,工业成为基础产业。不过以鄂尔多斯为代表城市发展脉络,尤其是对煤炭产业的依赖过深,让它面临着资源诅咒的风险。

  所以同青海、甘肃一样,内蒙古经济放缓,十年之内经历冰火两重天,未必是坏事。作为典型的资源型地区,内蒙古产业结构的瓶颈相当大,资源枯竭、生态危机都是潜在危险。更重要的是,那种经济结构具备造富的能力,但无法藏富于民,经济红利无法共享,形成另一种落差。

  今年年初主动曝光经济注水,说明内蒙古意识到了产业结构优化迫切。未来一段时间,内蒙古不排除继续挤水分,经济表现还会维持一段时间的低迷状态,不过这一步迈坚决出去,转型才有希望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cincybowl.com/faqijingong/653.html